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 第31章 密室

意识恢复时,邵平晞跟霍雅舞已身处一间脏兮兮的密室。

她摇了摇头,企图更快让脑袋清醒过来。

“雅舞,雅舞!”邵平晞双手被绑,只好用肩膀推了推双眼仍然紧闭的霍雅舞。“快醒醒!”

“嗯……”霍雅舞呢喃了声,沉重的眼皮好不容易才睁开。“平……晞姊?”

“清醒一点!”现在她俩的情况,可不容许她们浑浑噩噩的,一个轻心,足以让她们一睡不起。

“我……我们……怎么……”霍雅舞看了看四周,眸中净是疑惑。

“我们被人绑架了。”邵平晞简单扼要地说明当下的劣势。

“绑架?”爆炸性的词语,足以让霍雅舞彻底清醒过来。

“对。”邵平晞点头。

霍雅舞看了看一脸凝重的邵平晞,再看了看囚禁住她俩的环境。

“怎么办?平晞姊……”霍雅舞慌了!

“冷静点!没事的。”邵平晞安抚她。“妳哥一定会救我们,我们一定会毫发无伤,安然无恙。”

“对……哥会来救我们……”想起可靠、无所不能的哥哥,霍雅舞惊慌不已的心情,才得以稳住一点。

这会儿,斑驳陈旧的铁门突地宣告开启。

走进来的男人穿着一件邋遢的白色短衣,下巴满是胡渣,獐头鼠目的模样,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人。

“平晞姊……”霍雅舞下意识躲到邵平晞身后去,直打着哆嗦。

“出来!”男人朝地上吐一口口水。

邵平晞低声跟霍雅舞说:“来,雅舞。”最能保命的方法,就是不反抗。

“不!我不要出去!”霍雅舞猛摇头,天知道出了去有什么坏事等着她们。

“别要我拖妳们出去!”男人没什么耐性。

“雅舞,听话,妳想再见到妳哥哥吧?”邵平晞柔声哄道。

霍雅舞咬咬唇,点头。

出了密室,来到一间有几扇窗的房间,窗外摇曳的树影,以及隐约可闻的鸟鸣声,告诉邵平晞,她们应身处郊外。

“饭还没买回来吗?”命令她俩出来的男人,问坐在墙角的大汉。

话音才落,通往外面的大门,此时传来敲门声。

“回来了。”大汉起来,跑去开门。

“饿死了耶!你们跑到哪买饭去了?”男人对去买饭的同伴发牢骚。

“有得吃还那么多废话!”负责去买饭的大汉,随便从塑料袋中,拿了个饭盒出来,粗暴地扔给他。

男人实在饿得很,打开饭盒就猛吃,才吃没两口,便埋怨了:“妈的!这是什么饭?这么难吃!”

“这附近就只有一间卖吃的!你不吃就别吃!”

“啧!”男人啐一口,只好继续低头吃。

邵平晞静静地扫视过在场的所有绑匪,她要牢牢记住他们的长相,以便日后将他们绳之以法。

咦?那个是……

装着饭盒的塑料袋上,有一样东西,勾起了邵平晞的注意。

“别急着吃!先做正事!”其中一名大汉掏出手机,向邵平晞和霍雅舞靠近。

邵平晞直盯着绑匪,以防他有什么不轨企图。

绑匪按了号码,接通了,便开口:“五亿准备好了吗?”

电话另一端,霍浚仁的声音一如往常,依旧平静无波:“我要跟我妹妹讲话。”

听罢,绑匪不由得佩服起霍浚仁来,由第一通勒索电话开始,由始至终,他都是那副冷静语调。

之前干过好几桩绑架,所有联络上的亲属,语气都夹杂着战兢及慌张,唯独这回例外。

“老子告诉你,控制大局的人,是老子!不是你!”

“我要确保她还活着。没确定,没赎金。”净是没有商量、转圜余地的强势语气。

绑匪心想,讲一两句话也没什么关系,便把电话贴近霍雅舞的耳边。

“哥!你快来救我和平晞姊!”霍雅舞大叫。

骤闻“平晞姊”三字,霍浚仁脸色一变。

绑匪拿回电话,重新握好,“确定了吧!你妹妹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但如果你少付一毛钱,嘿嘿!”

“你还绑了另一个女人吧!我要听她说话。”霍浚仁说。

“你有完没完?”绑匪大吼。

“不要赎金了吗?”

绑匪只好把电话贴近邵平晞。

邵平晞知道,这是唯一求援的黄金机会。

邵平晞没有跟霍浚仁说话,只是对着手机不停地喘气。

绑匪也见怪不怪,被绑架的人惊慌到讲不上话来,他见过不少。

“喂!女人,讲句话!”等了一会,也不见邵平晞吐出一言半语,没啥耐性的绑匪推了推她。

“霍浚仁?”装作很艰难才能发出声音,邵平晞低声说道。

“明白了。”电话那一头,传来心领神会的回答。“等我。”

绑匪收回手机,对霍浚仁说:“全都确认过了!废话少说,明天我要见到五亿!懂吗?少一分钱,你就等着帮这两个女人收尸!”话毕,便挂断电话。

跟霍浚仁谈过电话,两人再度被扔进密室囚禁,然而,邵平晞的心却很踏实。

因为,她知道,霍浚仁正在赶来救她们的途中。

“雅舞,别怕,我们会没事的。”邵平晞安慰浑身抖个不停的霍雅舞。

“平晞姊,妳怎么能那么有自信?”霍雅舞连声音都在抖。

“因为,我相信妳哥哥。”隔墙有耳,邵平晞不打算现在跟霍雅舞解释,刚才跟霍浚仁通电话时,她巧计用摩斯密码,透过喘气声,告诉霍浚仁大概身处什么地方。

绑匪们一定没有注意到,装着饭盒的塑料袋上,印有那家卖饭盒的地址,根据他们的对话,那家卖吃的就在这间屋不远处,只要霍浚仁找到那家店,找到这里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霍雅舞看着自信满满的邵平晞,彷佛被她感染了,恐惧感稍稍退却了一点。

“嗯!平晞姊说得对,我要相信哥!”

“没错。”

“平晞姊,我们聊聊天,好吗?”静悄悄的环境,只会助长心魔滋生。

“当然好。”

霍雅舞说:“从以前开始,我就觉得,妳跟哥很有默契,好像根本就应该是一对似的。所以,当你们分手的时候,过了好久一段时间,我都不能够接受。平晞姊,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妳和哥会分手吗?”

闻言,邵平晞静默了。

“……我……也不知道。”分手的原因,她已经不确定了。

被他玩弄、抛弃的想法,已产生了动摇。邵平晞打从心底希冀,梁碧芝说,她跟霍浚仁之间,发生了什么误会,导致分手收场这推测是正确的!

“在见到妳哥时,我也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

“那,平晞姊,妳还爱我哥吗?”霍雅舞想确定。

“……如果可以选择,也许我会选择不爱。因为,爱这个字,实在很沉重。好几次,我差点便被爱这个字,压得喘不过气。”她缓缓漾出一抹掺杂苦涩味道的笑意,“我……爱他,由认识他那一天开始。”

她只爱他。

冲门,吆喝声,反抗,倒地声……一一在囚禁她们的密室外响起。

铁门再次开启,但这次出现的,不是面目可憎的绑匪,而是霍浚仁。

“哥!”霍雅舞高兴地喊。

“雅舞!”霍浚仁上前,搂住受惊的妹妹。一边把温暖传给妹妹,一边看着妹妹身后的邵平晞。

视线相触,两个人都像有许多话想说。

“霍先生,令妹没事吧?”已制伏所有绑匪,负责这次拯救行动的警官走进来问。

“没事。”霍浚仁放开妹妹,替她松绑。“雅舞,妳先上车休息。”

“嗯。”霍雅舞点点头,乖乖被警官护送,走出密室。

霍浚仁绕到邵平晞身后,帮她松掉手上的麻绳。

绑匪为防人质逃脱,绑扎时用力颇大,松掉粗麻绳后,雪白肌肤上登时出现一道碍眼的红痕。

那道红痕,深深嵌进霍浚仁犀利星眸的眼底,抽痛眼睛每一条神经。

双手束缚消失,邵平晞吁一口气,手一直被绑着的感觉,怪不好受的。

“谢……”正想跟他道声谢,可是——

铁臂突地张开,从后把她紧紧抱住,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害她失去了反应。

过了几秒,她才找回神志,“你……”

“不要动,不要说话,安静一分钟。”磁性的迷人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让他静静的,拥住她一分钟,感受她在怀抱里、他没有失去她的感觉。

天晓得在他知道她也被绑架了,他有多担心!

毫无疑问,他很担心妹妹的安危,可他更担心邵平晞的情况!

一想到邵平晞或许会从这个世界消失,永远离他而去,他的心彷佛整个被掏空了。

幸好!她没事,毫发未伤。

就这一分钟,让他忘却所有的情爱纠葛,单纯的感受她存在所带给他的喜悦。

“一如霍浚仁所希望的,邵平晞一动也不动,半句话都没说,就这样让他默然抱住。

她闭上眼,跟他共同感受这短暂但难忘的一分钟。

到达警察局,述说被绑架的情况后,霍雅舞便拉着她哥,跟他诉说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

“哥,平晞姊在废屋时跟我说——她爱你!由认识你那一天开始!她现在还爱你!千真万确啊!那时生死未卜,平晞姊不可能在那个时候说谎!”

一听,霍浚仁禁不住怔住。她……还爱他?他可以相信吗?

他打从心底渴望,“她还爱他”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因为,无论他怎样否认,也不能改变邵平晞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这个事实。她让他明白,何谓爱一个人、恋一个人、珍惜一个人。

她是他不可失去的天使!不可失去的程度,他甚至愿意用他整个事业王国、整个世界,只去换取一个她。

她介入他的生命后,他学会打从心底笑、学会品尝幸福滋味、学会在工作以外,找寻其它人生乐趣……

虽然,同样是她,让他明白,何谓痛心疾首、何谓心如刀割、何谓——心绞如碎……

那一年多前,疑点重重的背叛,在他心中植出一棵庞然的恨之树。

他很明白,没有浓得化不开的爱,没法生出抹也抹不走的恨。

分开的岁月里,他恨她!可同时,他也爱她!

不只一次,他想把她抛诸脑后,此生此世,再也不复想起。可同时,他对她又念念不忘,日复日,月复月的记挂着她……

“哥!”霍雅舞拽了拽他的衣袖,把他拉出思海,“我看,你和平晞姊之间,十之八九是发生了什么误会!不然,你们明明相爱,又怎会突然分手?”

“哥有分寸,别担心。”霍浚仁点一下头。他也觉得,他跟邵平晞之间,横亘着什么致命误会。

如果,她的背叛,最后发现是一场天杀的误会,他会二话不说,立即娶她,把她紧紧的锁在身边,不再让她离开半步!

“你一定得找平晞姊回来,我只认她做大嫂!其它女人我都不要!”

霍浚仁和妹妹一样,除了邵平晞,其它女人,他一概不要。

邵平晞认得绑匪的样子,所以留在警察局协助警方认人,认人程序完结后,天色早已幽暗一片。

站在警察局的走廊,邵平晞吁了一口气。绑架事件,总算落幕了。

“邵小姐,谢谢您鼎力合作!我送您回去。”警官殷勤地说。

“我会送她回去。”邵平晞还没开口回绝,一道冷冷的男声,已经抢先帮了她这个忙。

朝声源看过去,邵平晞看到霍浚仁。

“这样啊……我明白了。”警官陪笑。唉!原来美人儿早有护花使者了,而且还是个会惹男人眼红的大帅哥。

“走吧!”霍浚仁直盯着她。

“你……怎么还在?雅舞呢?”她不明白为什么霍浚仁还会在这。

“我差人护送她回家休息了。放心!走吧!”他首先迈开脚步。

“你在等我吗?”内心的疑问,冲口而出。

修长双腿稍顿,没有回过头,“没错。”回答过,步伐再度跨开。

现在的他,想要立刻知道两件事——一、邵平晞是不是真的爱他;二、他俩分手的真相。

而和她面对面,直截了当摊开一切,是最快捷的方法。

没想到他会这么干脆回答她,邵平晞不禁一怔。

回过神,她连忙跟上去。

离开警察局,走到停车场,坐上他银蓝色的跑车。他发动车子,期间,两个人都默默无语。

想开口问他的问题有一堆,可嘴巴却不听使唤,怎么都说不出口,不过,嘴巴发不了声,身体的另一处倒是发出声音来——

咕噜一声,肚皮向主人发出警告,邵平晞这才记起,今天她什么都没吃过。

“妳肚子饿?”霍浚仁边注视前方的路况,边问。

“嗯。”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她坦承。

“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餐馆。”

“如果又是辣得要人命的韩国料理,我宁愿饿肚子!我可不想再折腾自己的胃,更不想事后吐个不停。”之前的恐怖经验,她记忆犹新。

她几近投诉的话,他回以一抹淡淡的笑痕,“吃饭吃到呕吐,这也是一种另类生活体验。”

“依你这么说,我应该谢谢你啰?”

“妳要谢我的话,我绝不会阻止。”

“我会谢你,除非我头壳坏了,或是神经错乱了。”

这回,霍浚仁没搭话,邵平晞有点在意,悄悄瞄他一眼。

“……我们,有多久没这样说话了?”他静默一会道。

她禁不住一愣。

红灯亮起,跑车暂且停下。

“妳知道吗?刚才雅舞跟我说,妳爱我——由认识我那一天开始。”他仍直视前方,没看着她,语调平淡得一如谈论天气。

邵平晞轻抿着唇,不语。

“真的吗?”由当事人口中吐出的话,是最真实的。

“是真的。”敢说就敢认。

霍浚仁暗暗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压抑激动的情绪,不让它浮露人前。

她爱他,但有些人可以同时爱很多人。

他要确认,她只爱他一个。

霍浚仁缓缓转过头,盯着她看,“那李兼书呢?妳也爱他?”

“兼书只是我朋友!我说过很多次了!”她已经一再强调。

“如果只是朋友,他怎么会吻妳?如果只是朋友,为什么他一通电话打过来,妳便撇下我,改到他家去,还骗我公司有急事,必须回去处理?如果只是朋友,妳怎么会在他家逗留一晚?”

虽然听到她亲口承认爱他,但一说起那令他妒火中烧的往事,冰冷的脸容便透射出波动的情绪。

霍浚仁努力敛去脸上的妒意。男人嫉妒的样子很丑陋,他不想自己变成丑陋的男人。

“你……知道?”邵平晞讶然地张嘴,她还以为,那两件事她都掩饰得天衣无缝,没想到,原来他早就晓得了。

“那一晚,兼书打电话时,他情绪非常不稳定。他从不嗜酒,但那晚他酒瓶不离手,我怕我走了,他会喝到酒精中毒!我使出浑身解数,才在快要天亮的时候,哄他上床去睡。

我和兼书,由始至终都是如亲人般的朋友关系,什么暧昧、出轨统统都没有!而兼书曾因为我,受了很严重的伤,你声言要伤害兼书,我有义务、也有责任保护他!

总之,我跟兼书只是朋友!你不信的话,可以去调查!”

邵平晞怎么也没想到,唯一一次在李兼书家过夜,竟会成为她跟霍浚仁分手的催化剂。

“妳是说,妳唯一爱的人,只有我?”霍浚仁深深的凝睇着她,表面上波澜未变,但内心却早已掀起轩然巨浪。

他从不晓得,紧张,也可以和他扯上关系。

就算是等待最终判决的死囚,相信也没他现在来得紧张。

他的心脏,原来可以跳得这么快!

“没错。”邵平晞坦言。

正因为她刻意隐瞒跟李兼书发生过的事,才会毁掉他俩之间的爱情。至此,她才真切明了,坦白是多么的重要。

一声“没错”,彻底移走压在他心头上的千斤大石。

她只爱他!这个认知,让他脑海有一瞬的空白。

成为左右台湾经济命脉的要人、迅速攻占美国商界要席之位、让霍氏跃登全球十大企业之一……所有耀目的头衔,光荣的战绩,都比不上知道她只爱他一个人,来得让他喜悦!

“那,证明给我看。”语调中的冰冷,已慢慢的消失。

“证明?”她不明白。爱情虚无缥缈,怎样证明?

下一秒,微冰的薄唇已然彻底覆上她微张的嫩唇,熨烫、热烈的法式深吻,几乎夺去邵平晞周遭所有可以呼吸的空气!

几近一分钟的热吻,在在的让彼此感受到,对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情感。

身体的距离是这么的贴近,同样,心的距离,也是从没这么靠近过,彷佛,可以清楚感觉到,两颗心牢牢的黏贴在一起。

“你呢?”水漾般的眸子,此刻泛满期待之光。

她只爱他,那他呢?

梁小姐说他心目中,有一个谁也没法取代的人,那个人,是自己吗?

“妳还欠我一个命令,记得吗?”他不答反问。“现在,妳听好,第三个命令就是——”附在她耳边,轻喃说出三个字——

嫁给我。

一瞬间,邵平晞有置身梦境的错觉。

“这不是求婚,是命令,妳没有说﹃不愿意﹄的权利。”

模糊视线的水气,悄然染上邵平晞的双瞳。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无声反抗吗?”

“不准说不已经够惨了,连无声反抗也不准?你会不会霸道了一点?”不许感动的泪水滑下来,邵平晞吸了吸鼻子。

“霸道一向是我的代名词,妳还不了解吗?霍太太。”

一句霍太太,终于勾出晶莹的泪珠。

无论是多坚毅、多冷漠的女人,当面对心爱的男人时,全都会变成是水做的。

见状,霍浚仁想用指腹,温柔替她拭去甜蜜的泪痕,可这时,一阵杀风景的汽车喇叭声,却刺耳地响起。

如剑般的浓眉,禁不住紧皱起来。

彼此太沉醉于两人世界中,浑然忘了目前正身处车道上。

绿灯、红灯已转了不知几次,若不是时值深夜,这条路上又没什么车经过,恐怕杀风景的喇叭声,早便戳破专属他俩的甜蜜世界。

“开车吧!”她轻说。

“开车可以,不过,在这之前——”他要先吻个够。

四片唇瓣再度紧紧相接,车内甜蜜气氛再度升温……

喜欢冰山首席不好惹请大家收藏:(www.setxt.com)冰山首席不好惹txt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 -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 -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 - 简凡的全部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txt小说

猜你喜欢: 猪小夏想要迈向幸福声声引你重生彪悍军嫂来袭盛世宠婚:总裁家养小甜妻先婚后爱:天价总裁契约妻二分之一不死[无限]绝对传说重生之千悸盛爷的小娇包又在兴风作浪了婚后日常我的龙愿赌上勾赚钱真的好难哦!线上死敌是我老婆宿命轮回的伤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玫瑰挞原来我家徒四壁求娶顾少一宠成瘾古典音乐之王[重生]豪门落跑新娘大哥我种了个老公一笙有喜大佬她想当咸鱼
完本推荐: 万龙神尊全文阅读太古至尊全文阅读紫府仙缘全文阅读重生之最强人生全文阅读诛仙全文阅读超级太监全文阅读臣欢膝下全文阅读极道妖鬼全文阅读满级大佬拿了病弱剧本全文阅读将在上,君在下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斗破苍穹神之炎帝全文阅读妃常嚣张: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枭起青壤全文阅读王者荣耀全文阅读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全文阅读重生甜妻小萌宝全文阅读99亿新娘:撒旦老公请温柔全文阅读我是全能大明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嫡女就要狠万兽朝凰表哥万福大秦:开局邀请祖龙造反叶玄一剑独尊我有一个剑仙娘子斯坦索姆神豪独步成仙武神主宰以契为证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凰权弈:战神王妃有点毒不灭武尊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女配拒绝当炮灰此刻,距离融合崩玉还剩72小时!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剑卒过河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凤鸣斗罗帝逆洪荒大佬级炮灰Moba之职业主播仙丹给你毒药归我九阳武神钢铁苏联言灵时代:开局觉醒青铜与火之王我是女炮灰[快穿]穿越八年才出道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手机版 - 简凡的全部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txt小说移动版 - txt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