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 第27章 抱歉的微笑

第27章 抱歉的微笑

在前往新娘准备室的途中,邵平晞碰见欧阳如琳。

“如琳。”邵平晞伸出手,拍了好友肩膀一下。

欧阳如琳漾出笑颜,“平晞,妳终于来啦!”

“对不起,来迟了。”她展露一抹抱歉的微笑。

“我明白的,女强人不易当嘛!好了,时间宝贵,我先带妳去换上伴娘的美美的纱裙吧!”

“好。”邵平晞笑着点一下头。

每当跟两位知心好友聚首,冰山美人的冷霜外表,便会无声脱下,改换上温煦的笑颜。

邵平晞跟着欧阳如琳去换衣服,而另一边,霍浚仁找到新郎——秦天君。

“秦副总,恭喜。”

“谢谢!霍总百忙之中抽空出席,是我的荣幸。”

彼此寒暄一会,霍浚仁便主动走开。

秦天君是主人家,有很多客人要接待,不好一直拖着他讲话。

随便找了个没人会打扰的幽静一角,霍浚仁慢条斯理地拿出香烟,优雅地吞云吐雾起来。

跟秦天君打过照面,其实,他来这一趟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离开,然而,他的脚却似植了根般,移也移不走。

甜蜜温馨、羡煞旁人的婚礼完成后,新郎新娘便手牵着手,步出教堂。

接下来,便是一群尚未找到如意郎君的女人们的战争。

新娘子的捧花——象征幸福,传说,谁能抢到捧花,谁就是下一个结婚的幸运儿。

“平晞,我们动作要快!”欧阳如琳摆出一副全面作战的神态。“思枫的捧花,绝不能落入其它狼女手中!”

邵平晞笑着摇头,“如琳,妳去好了,我在那边等妳。”

“呃?妳不去吗?”

“不。结婚对我来说太遥远了。”她连想都没有想过。

不过,刚才当她目睹思枫得到幸福的一瞬间,内心深处,不期然涌起一股艳羡。

能够找到一个深爱自己,而自己又深爱着的男人,是女人最大的幸福。

思枫已经找到了,看样子,如琳不久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然而,她自己却……

一阵戚然,倏地吹上邵平晞的心坎。

收起那份愁绪,邵平晞微笑道:“别和我说了,妳快去吧!可别争输了。”

“好!我现在去了!”兴致正高昂,欧阳如琳摩拳擦掌,加入新娘捧花争夺大战。

欧阳如琳离去后,邵平晞便走到人烟稀少处,正想稍事休息时,一个男人蓦地朝她靠近。

“小姐,妳好!”男人笑着道。

“……”瞄了陌生男人一眼,邵平晞不发一言。

对她冷漠的沉默不以为然,男人维持一张笑脸,“我姓张,这是我的名片。”说话的同时,递上一张头衔颇有分量的名片。

“……”回应他的,仍是一片静然,以及一脸的寒霜。

“小姐,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能跟妳共进晚餐?”男人不放弃续问。

连回绝的话也懒得说,邵平晞转身便走。

“小姐!请等一下!”怕这难得碰见的绝色大美人就此离开,男人一时情急,用手抓住她的手臂。

这踰礼的举动,令邵平晞蹙起一双柳眉。

正想向这难缠的男人,吐出拒绝话语时,一道彷如由地狱深处发出来的森冷男声,比她更早一步飘扬于空气中——

“放、开、她。”

不容任何人拒绝的强势语气,透露出浓浓的威吓感。

这声线她再熟悉不过,邵平晞水眸微睁,不置信地转过头——

他……还在?

了解霍浚仁的个性,邵平晞以为,他在跟秦天君打过招呼后,便会离开,没想到,他居然会留到现在?

“呃……”一道看不见的杀气,朝男人直袭而来,吓得他冷汗大冒,抓住邵平晞的手,亦于一瞬间因力量丧失而松了开来。

“滚!”霍浚仁冷瞪着他,喝道。

“我……我……现在……就走……马上……”男人立即落荒而逃,不敢再逗留多一秒。早知这美人儿有这么一个比阿修罗还要来得恐怖的男友,他一定一定不会上前搭讪。

“你怎么还在?”邵平晞劈头就是这一句,因为,她实在想不明白,他继续待在这的原因。

“妳第一句,应该是跟我道谢吧!”霍浚仁斜睨着她。

“我没叫你帮我解围。”她说。就算没有他出面,她也绝对可以赶走他。

没打算跟她抬杠下去,他一手伸来,牢牢抓住她雪白的玉手。

“走。”沉冷地吐出命令式的一字。

她再不走,一定会招惹到其它为她美色所诱的狂蜂浪蝶。

“走?”对他下达命令般的语气有所不满,邵平晞皱起眉心,“我想不到要听你话的理由。”说着,她欲挣脱掉他的手。

“婚礼已经结束,妳没必要继续留下来,公司有很多工作,等着妳这个企画部经理去评审,妳没那个美国时间在这挥霍!”以工作为名,霍浚仁说得冠冕堂皇。

“工作我会搞定,霍总不必操心。我依循正规手续,请了半天假,今天,我要待在这里。”他要她走,她偏不!

“我真想知道,对妳来说,是好朋友的聂思枫重要,还是妳所谓的主见重要?”

他说得淡然,但字里行间的隐藏威吓,她听得一清二楚。

邵平晞紧抿着唇。她根本没有选择。

“……给我十分钟,我去说一声。”

“五分钟。”

自觉没什么筹码跟霍浚仁讨价还价,邵平晞宁可争取时间,去跟欧阳如琳和聂思枫说,她有要事,必须先走一步。

歉意挥别好友后,邵平晞无奈地上了霍浚仁的车。

车子发动没多久,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看了看来电显示,邵平晞立即接听。

“喂,兼书,找我有事吗?”

坐在她身旁,霍浚仁当然听得见她的说话。一双大手,慢慢地紧握起来。

“思枫?她今天很美!对!”接到青梅竹马兼好友的来电,邵平晞心里的阴霾及被威胁的不满,在这一刻都得到舒缓。

她语气之轻快,表情之愉悦,在在刺激着霍浚仁的嫉妒神经!

“嗯!婚礼很顺利——”原握在手心里的手机,突地遭人抽走,邵平晞顿感错愕。

她扭过头,看着擅自抢走她手机的霍浚仁。

“你做什么?”瞪着他,语调不悦,跟之前和李兼书通电话的表情,大相径庭。

这一点,令霍浚仁更是怒火中烧!

不理会邵平晞的质问,霍浚仁兀自跟李兼书通话:“李兼书,你给我听好——邵平晞是我的!没我批准,谁也不许找她!”说完,便降下车窗,把手机扔出车外。

“霍浚仁,你做什么?”邵平晞气极!一张净白的精致脸庞,透出明显的愠色。

他凭什么抢了她的手机?又凭什么跟兼书说那样的话?

“妳是因为手机的事生气,还是——因为怕李兼书会甩了妳而生气?”霍浚仁以极其冷鸷的眼神,看着怒愤不已的邵平晞。

邵平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抢她手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跟兼书说“她是他的”;更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把“甩了”这个词语,用在她跟兼书身上。

她不明白的事有太多太多,但当下她没心思去弄明白!

怒气已然攻心,现在她只想离开这个令她怒不可遏的男人!

红灯亮起,黑色大房车暂且停下,邵平晞趁这机会,拉开没有上锁的车门,快步下车。

不是没机会阻止她,但霍浚仁没有这么做。

她再待在车里,一定会跟他起猛烈冲突!他怕熊熊妒火会烧断他所有的理智,让他做出伤害她的举动。

隔天。

由床上醒过来后,第一个滑过邵平晞脑海的想法是——她不想上班。

更确切一点的,是她不想见到霍浚仁。

昨天残余的怒气,仍萦回在她的身体里。

她不晓得,这样子上班,碰见霍浚仁,她会做出什么事来。在找回那个对任何事、任何人都能处之泰然的自己前,邵平晞不想上班。

拨了通电话回霍氏,说身体不舒服,要请假一天。解决了上班一事,邵平晞吁一口气。

情绪陷于低潮的滋味怪不好受的,邵平晞轻轻扯开一抹苦笑。

“打起精神来!”她对自己道。

吃过简单的早点,换过衣服,邵平晞便出了门。

她不想窝在家,只有一个人的家太安静了一点。去哪里都可以,只要是有人、有声音的地方就可以了,这样她才不至于胡思乱想。

在街上左逛右逛,不知不觉,邵平晞来到一处她熟悉不已的地方。

那是一间专卖乐器的店铺,落地玻璃的里面,有一个高大的俊俏男子,正在招待客人。

和善的微笑,一直在他脸上,从没消失,邵平晞站在店外几秒,便举步走进去。

听到有人进来而响起的独特铃声,男子看了看大门,瞥到邵平晞,起初浮现一点错愕,但很快便转化成喜悦。

跟客人说声“不好意思,失陪一下”之后,他便走到邵平晞跟前。

“稀客啊!”男子——李兼书灿烂地笑。

他的笑意感染了她,邵平晞回他一记微笑。

虽然她是没打算来探望李兼书,但既然不自觉走到这里来,她也就顺着情势发展好了。

“老板,请帮我结帐,好吗?”客人终于选定,如此喊道。

“好的,来了!”李兼书应一声,“平晞,妳等我一下。”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送走了客人,李兼书拿着两罐冰凉饮料回来了。

“来,给妳。”他递过一罐苹果汁。

“谢谢。”

“妳没事吧?”他柔声问。

就算邵平晞一言不发,什么都不说,李兼书也知道,她不开心。

由小便开始培养的深厚情谊,可不是盖的。

她不开心,想必是和霍浚仁有关。

昨天,本来好端端跟她通电话,但蓦然被霍浚仁截断,还听到他的独占宣言。现在,平晞一定很烦恼。

李兼书不明白,霍浚仁跟平晞明明分了手,但为什么他还会说“她是他的”?霍浚仁不是抱着玩玩的心态,跟平晞来往的吗?不然,一年多前,他怎会突地抛弃她,毅然赴美发展事业?

“……兼书,我觉得,自己好像迷失了……”邵平晞低声说着。

在李兼书面前,她可以卸下女强人的坚强外表。由小到大培育出来的友情,让她可以彻底打开心门相信他。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越说越小声。

心里很明白,霍浚仁是个极危险的男人,一旦心房有一丝防守松懈,他便会一如魔魅般,快速窜进她的心。可面对他时,她总会不自觉动摇、松懈……

她不可以对他动心!

一年多前的惨痛教训,清楚不过地告诉她,倾心于霍浚仁,只会落得心碎、心伤的可怜下场。

邵平晞记得,被霍浚仁无情抛弃后,她整颗心,就如同由高空不住的往下坠,最后,跌成碎片!

好不容易,她才能重新站起来,继续往前走。但这个时候,霍浚仁再度介入她的人生,把她平静的生活,再次卷入强烈暴风之中。

李兼书没说话,只是拿过一把吉他,修长的指头奏出轻快的乐曲。

每次邵平晞遇上烦恼、很难解决的事,李兼书都会弹调子很快、予人希望的曲子给她听。

他不擅词令,不太懂得安慰人的技巧,所以,便用他拿手的音乐,来抚平好友的情绪不安。

邵平晞闭上眼,静静感受李兼书为她弹奏的乐曲。

一曲终了,李兼书笑问:“平晞,妳知不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上一句是什么?”

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问,她一怔。

想了一会,想不到答案,她戏言:“难道,是﹃富贵夫妻百事好﹄?”

李兼书笑着摇头,“错了。贫贱夫妻百事哀上一句是——诚知此恨人人有。平晞,如果,妳想尽早从那个折磨妳的感情漩涡抽身,首先,妳不要再恨霍浚仁。爱和恨,是一体两面的东西,妳要彻底斩断对他的情根,就不要再恨他。”

闻言,邵平晞不禁一愣。

恨?她恨霍浚仁吗?脑袋开始细思李兼书的话。

或者,兼书说得对。二十多年来,她从没对哪个男人,付出过任何男女之间的感情,可一旦付出,结果只是换来一道血淋淋、丑陋不堪的情伤!

恨……是的,她恨霍浚仁玩弄她,恨他恶意地践踏她的真心。

也许,正因为她从没放下对他的恨,所以他的影子,才会如影随形的跟着她。

兼书说得再正确没有,要断情,首要做到的就是,要止恨。

压在心头的沉重大石,彷佛一下子给移走许多,邵平晞展露一抹开怀的笑意。

“兼书,你才是真正聪明的人。”

“不敢当。”他谦虚一笑,有点感叹地说:“只是经一事,长一智罢了。”

李兼书说的是什么事,邵平晞了然于心。

她跟霍浚仁交往期间,李兼书的女友因钓到金龟婿,便狠心甩了相识、交往多年的他。这事让他很伤心、很消沉,那时,邵平晞一有时间,便去陪他,希望他尽快打起精神来。

有一次,他在家借酒浇愁,邵平晞怕他会喝到酒精中毒,便跑到他家照顾他,还因此留宿一晚。

“谢谢你开解我,兼书。”没有他,相信她现在还身陷于迷茫的浓雾中。

“与其口头上谢我,不如请我吃饭,这来得比较实际!”李兼书笑道。

“你这家店的生意真的这么不济吗?”邵平晞打趣。

“实不相瞒,是的。所以,请妳多多接济啊!”

两个老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直至中午时分,一起共进午膳。

喜欢冰山首席不好惹请大家收藏:(www.setxt.com)冰山首席不好惹txt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 -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 -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 - 简凡的全部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txt小说

猜你喜欢: 厉少,你家老婆超凶的小棉袄[重生]此情,若别经年绝对传说助理建筑师一笙有喜误入总裁房唯一的星光奶油味暗恋被读心后这手分不掉了误入“黑”途的千金一宠到底亲爱的匹诺曹叔途桐归愿赌上勾先婚后爱:天价总裁契约妻三凰求凤:喜欢你没道理盛爷的小娇包又在兴风作浪了大小姐她又美又飒我被大佬们养成了团宠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婚后日常淡淡的月色,淡淡的爱轻易放火在暴雪时分墨爷你前女友又来求复合了
完本推荐: 新婚难眠,总裁意犹味尽全文阅读诡秘之主全文阅读嗜爱全文阅读容许你啃一口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暴君全文阅读清澜传全文阅读总裁酷帅狂霸拽全文阅读连公公,你放肆!全文阅读无限制神话全文阅读家养小首辅全文阅读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全文阅读倾心全文阅读首席总裁,爱你入骨全文阅读郎君人傻钱多貌美全文阅读极道妖鬼全文阅读至此终年全文阅读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全文阅读酌鹿全文阅读倾世神医:傲娇帝尊,强势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太乙凰权弈:战神王妃有点毒慕少凌阮白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万法无咎赛博英雄传命之途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此刻,全球进入恐怖时代!最初进化国潮1980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从2012开始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嘲讽成神星空炼神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神级龙卫旷世神婿特种兵:开局安然要我分手系统之农妇翻身近身兵王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大明王朝1500青川旧史我的1982禁区之狐影帝偏要住我家妖龙古帝钢铁苏联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手机版 - 简凡的全部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txt小说移动版 - txt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