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txt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 第26章 忐忑

隔天。

怀着有点忐忑的心情,邵平晞来到霍浚仁的办公室。

“邵经理,有事找霍总吗?”秘书小姐见来人是企画部的经理,立即有礼询问。

“这……”邵平晞一向奉行有话直说主义,可现下却显得有点吞吐。

秘书觉得奇怪,同事们都说这位新上任的美人经理,是个快人快语的人,但现在怎么有点支支吾吾?

“有什么事,是我可以为妳效劳的吗?”秘书捺着性子问。

邵平晞看着秘书,脑中闪过千百个想法。

昨天回家后,邵平晞细思电梯故障期间,一片黑暗里发生的每一个细节,整个电梯只有她跟霍浚仁,握住她手,将她由恐慌悬崖一把拉回来的人,一定是他。

虽然,步出电梯后,他脸上除了冷漠,还是冷漠,一点也不像曾伸出援手的人,可邵平晞肯定,电梯里那只男性大手,绝不是她幻觉下产物。

不论她和他之前,发生过什么感情纠葛,他帮了她,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她应该向他道谢,聊表感激之意——正因为这个原因,今天她才会主动来找他。

可是,当她越是接近总裁室,她心脏的跳动频率便越发提升,宛如想挑战一下,一个人的心脏能负荷多激烈的跃动。

除了心率失常外,忐忑不安的情绪,亦随着益发靠近总裁室而越演越烈。

她在犹豫、踌躇什么?只不过是跟他道个谢罢了!就当他是普通人好了!

没错!她都来到这了,也不差进去跟他当面道声谢。

“……我想找霍总,他有空吗?”不让自己再有动摇、改变心意的机会,邵平晞开口问。

她从不知道,行事一向果断明快的自己,也有这么婆妈、决定不了的时候。

只有霍浚仁,能让不像她的她出现。

秘书带点歉意地微笑,“不好意思,邵经理,霍总在跟朋友聚旧。”

闻言,邵平晞不禁一愕,“聚旧?朋友?”

如果,霍浚仁在接见客人的话,她是不感意外,但朋友、聚旧,却令她有半秒反应不过来。

霍浚仁是个工作狂,待在公司的时间,十之八九都是在办公,依她所知,他极少在公司跟朋友碰面。

那,现在总裁室里的朋友,是谁?

邵平晞不但好奇,且十分在意那个朋友是什么人,不知为什么,她的心,竟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邵经理,还是我替妳通报一下,或许霍总会想见妳?”秘书如是提议。

“……好的,麻烦妳了。”邵平晞考虑两秒道。

理智告诉她,道谢不用急,可以晚点再来一趟,实在没必要打扰他跟朋友见面的时间。不过,情感那一面,却很想进去,看看霍浚仁那个朋友。最后,情感一方胜了。

为什么想看?为什么那么在意霍浚仁的朋友?邵平晞不敢去想原因。

“霍总,企画部的邵经理想见您,您要见她吗?”秘书依言通传。

“叫她进来。”低沉的嗓音回道。

“是的,霍总。”秘书挂掉内线电话后,笑着抬起头,“邵经理,妳可以进去了。”

“谢谢。”邵平晞应一声,暗地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才敲了敲总裁室的褐红色大门。

“进来。”男音朗声道。

开门,进入,整理过情绪的精致容颜,完美、淡然地呈现人前。

邵平晞首先礼貌地叫一声:“霍总。”

“有事?”安坐在黑色真皮大椅中,霍浚仁冷冽的锐利目光,朝她直射而去。灵敏的幽黑双瞳,掠过一丝异样光芒。

“是的。”回答的同时,邵平晞感觉到,一道柔和视线,向她投了过来。

邵平晞不着痕迹地瞄了正凝睇着她的人一眼,对方浅笑着起身,走近她。

“妳好!我叫梁碧芝。幸会!”名叫梁碧芝的女人,善意地向她伸出手。

“妳好!我是邵平晞。”邵平晞礼貌性地回她一记淡淡的微笑,并跟她握了握手。

她终于明白,听到霍浚仁在公司跟朋友碰面时,那一瞬间升起的不好预感是什么。

能让霍浚仁在办公时间里,特意拨冗见面的朋友,分量一定不轻。

而这个人,还是个大美人……

她在吃味、嫉妒吗?她还想骗谁呢?事到如今,她依然对霍浚仁有所眷恋、不舍。不然,她为什么会那么在意这位梁小姐?

“邵小姐,有人跟妳说过,妳双眼很漂亮吗?”梁碧芝凝神盯着她看,彷佛对她深感兴趣,想把她的影像牢牢打进脑海。

梁碧芝的声音,让邵平晞抽回神思,她静默一秒,然后说:

“没有。”

她说谎。过往,曾有一个男人称赞过,她拥有一双美丽非凡的灵魂之窗。

而这个男人,现在也在这里。

邵平晞好几次都希望,她跟霍浚仁的过去,能彻底的抹去,由“有”变成“没有”,那么,如此一来,她便不会再为他感受心蚀的痛楚……

“竟然没有?”梁碧芝有半秒的愕然,“真让人意外。”

“邵平晞,”这时,霍浚仁站起来,大步踏近梁碧芝。“妳来找我,该不会只是想借机结识碧芝吧!”

他喊她……碧芝?邵平晞反射性抿紧了唇,心脏亦同时传来一阵揪痛。

霍浚仁大手一伸,身形娇小的梁碧芝,便被他搂进健壮的怀中。俊美的脸孔快速地挨近她,顷刻间,暧昧的亲昵气氛由他俩身上散发出来,那份亲密深深的刺痛着邵平晞的心!

对他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梁碧芝乖顺地配合。

“妳不是说有事找我?”霍浚仁瞟邵平晞一眼。“快说!说完就滚,别碍着我跟碧芝。”

邵平晞终于明白,什么叫作言语伤人。原来,一个字、一句话,便可轻而易举地把一个人伤至体无完肤!

醒醒吧!现在他最重视、最在乎的人,已经不是自己——不!她错了!由始至终,他都抱持着玩玩的心态,从没把她视为最重要的人!

在韩国料理店里、他替她包扎伤口、在电梯里他突发性的体贴、温柔举动,都没什么意义!

她还期待什么?一年多前的惨痛教训,她还学不乖吗?

从这一秒开始,她不会再对他心悸!不会再为他心痛!不会再想他、念他!

她要彻底的,把霍浚仁驱逐出她的心!

“我的事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待梁小姐回去后,我再来一趟向你汇报。”邵平晞机械式地回答。“抱歉打扰你!我先出去工作。”

她没有什么话想跟他说了。什么道谢……不需要了,现在,霍浚仁最需要的,是跟梁碧芝两人相处的亲密时间。

她这个不受欢迎的多余外人,要消失了。

邵平晞转过身,快步离开总裁室。

当邵平晞的身影,从他视线范围里消失后,他便马上放开梁碧芝。

梁碧芝并不感到意外,因为,打从霍浚仁搂住她那一刻开始,她便清楚明白,他这么做,全是因为邵平晞。

“抱歉,突然搂住妳。”霍浚仁一边踱步至落地玻璃窗前,一边沉声跟她说。虽然,以他跟梁碧芝的交情,身体碰触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

“不要紧。”她一笑。“但,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霍浚仁早预计到她会追问。

梁碧芝理智、冷静,不会对他心存不可实现的幻想,最重要的是,她嘴巴紧,是个可以和她谈心事的女人。然而,有些事,是不能跟别人倾吐的。

霍浚仁自觉自己,对邵平晞展露了太多不应有的温柔……

他想对她狠!但又无法真正狠下心肠对待她。

这时,他终于明白,当初在始创企业见到聂思枫时,那份他理不清的强烈感觉到底是什么——

即使大脑清楚了解,邵平晞背叛了他,但下意识里,他还是想她、念她、爱她,想把她永远锁在身边!

他口里说要报仇,其实说穿了,只是为自己想接近她而找的借口。

他让邵平晞进来,为的就是让她瞧见,他跟梁碧芝亲昵的场面。

他怕,怕聪明的邵平晞会看穿,他仍十分在乎她!

高傲的自尊,绝不允许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被她看透。

所以,他故意在她面前,跟梁碧芝十分亲密,藉此掩饰他对她,早该全然抹走,但又始终抹不走的感情!

“就是她吧?”梁碧芝问。

一瞬间意会不到她在说什么,霍浚仁稍稍回过头,露出疑惑的神色。

“那个在你心里,一直占着最重要位置的女人,就是刚刚的邵小姐吧?”梁碧芝漾出一抹了然于心的浅笑。

霍浚仁不说话,梁碧芝是个既聪明,又了解他的女人,她能猜到,他并不意外。

“认识你后,不久,我便察觉到你心里有个人,而这个人,是谁也无法代替的。我很好奇,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我明白,你不会跟我说。今天,我终于遇见她了。”

梁碧芝清楚记得,在她的画廊里,初次遇见霍浚仁时的情景——

他站在她的自画像前,非常、非常专注地看,一身霸气的他,一点也不像是那种,会来艺术气味浓厚的画廊的人。

她迎上去,展露一抹待客的和善笑容,“先生,您好像对这幅画很有兴趣?”

听到声音,霍浚仁回过头,在看到她的一瞬,原本像是冰封了万年的俊脸,倏然起了些微的变化。

他火热的视线,直盯着她的眼,让她不期然产生一点目眩神迷的感觉。

“……这幅画,我买。”不知过了多久,他道。

霍浚仁没想到,偶尔经过这家画廊,居然会看到这么一幅引他心疼的画。

闻言,梁碧芝愣了一愣。

把自己的花容月貌,画到画布上去,并不是为了卖钱,这幅自画像,由始至终,她都是抱着挂出来,供客人欣赏浏览的心态。

“抱歉!这幅画——”梁碧芝欲婉言回绝。

“无论多少钱,我都买。”截断她,霍浚仁字字清晰地说。

他是个不容别人拒绝他的男人!梁碧芝清楚地感受得到。

最后,那幅画,霍浚仁买了。

而这就是,梁碧芝跟他认识、来往的开端。

“亲眼见过邵小姐,我才顿悟到,为什么你会那么渴望买下那幅画;为什么一开始,你会用那么炽热的目光看着我;及后,又为什么会跟我来往。”梁碧芝直视着霍浚仁,晶莹剔透的一双水瞳,彷佛拥有视透别人的能力。“我和邵小姐的眼,很相像。”

他保持沉默。

“每次你跟我说话,都是动也不动地看着我的眼,起初,我以为那是你的习惯,原来,当中另有原因。”

“……我没有把妳当替代品的意思。”终于敲破默然,他说。

“我知道你没有。”这点梁碧芝很明白,“于你,邵小姐是谁也代替不了的。你只是透过我,去﹃看着﹄邵小姐罢了。”

梁碧芝说得没错,看着她的时候,他的确是越过了她,“凝视”那一个令他心碎,但又难以忘怀的女人。

“浚仁。”梁碧芝慢步走近他,软言相劝:“如果,你真的忘不了她,就别强迫、为难自己。说不定,你主动一点,你跟邵小姐可以重新来过。一段感情,总得有一方主动一点。”

依她最初步的观察,刚才她跟霍浚仁的亲昵举动,犹如硬生生掏出邵平晞的心,在上面狠狠的划上几刀!

邵平晞是在乎他的。这一点,梁碧芝可以确定。

“不、可、能!”霍浚仁斩钉截铁地道。

没错,他承认,在她跟前,他无法展露最冷、最酷、最残忍的一面,但这不代表,他跟她,有可能再走在一起!

她欺骗了他从不轻易付出的感情。试问,他怎能跟一个感情小偷、一脚踏两船的女人,再展开一段恋情?

霍浚仁的态度如此坚决,梁碧芝觉得有一丝奇怪。

“我可以问,你跟邵小姐之前是因为什么原因分手吗?”

“分手的理由有千百种,是因为哪一种理由分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她已经分手,并且再无复合的可能!”他冷着一张俊脸,逸出唇的每一个字,宛如也带着浓浓的寒气。

梁碧芝仍有话想讲,但霍浚仁已经没兴趣,再在这令他心痛的话题上绕。

“妳专程搭十多个小时飞机,由美国来到台湾,该不会是想惹我不高兴吧?”他冷鸷的眼神,在在的传递着有关邵平晞的话题,到此为止,他,不要再听!

至此,梁碧芝只好住口。

由美来台旅游,是为了松弛身心、探访友人,诚如他所讲,不是为了惹他不高兴。

只是,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霍浚仁跟邵平晞现下的关系,会是这样的糟糕?

梁碧芝一如威力强大的冷冻剂,她的出现,令霍浚仁和邵平晞之间的关系,降到历史最低点!

她是他的下属,总有碰面商谈公事、汇报的情况,而邵平晞每次见着霍浚仁,每一句话都是公事,相同的,霍浚仁亦然。

俨如他俩之间,除了公事之外,便没什么可以说了。

激烈真实的情感,两人都压抑、收藏得很好。

气氛僵冷的日子,维持了两个星期。

直至,邵平晞好友——聂思枫的世纪婚礼来临的那一天为止。

处理完必须立即办理的急件,邵平晞看了看办公室里的钟。

婚礼下午三点钟举行,现在一点零五分,出发到婚礼会场,换上伴娘衣饰,再预演一次婚礼流程应该来得及。

为了参加好友的婚礼,邵平晞请了半天假。

本来,她是打算请一整天的,但聂思枫跟欧阳如琳都很体谅身为女强人的她肩负沉重的工作量,所以,许多伴娘应兼顾的琐事,伴娘之一的欧阳如琳都一手包办,好让邵平晞能专注于工作上。

好友们的包容及见谅,邵平晞既感动又感激。

另一方面,因为请了半天假,办公时间少了,但紧急需要她这个企画部经理处理的文件、工作不减,她只好把部分工作带回家做,而这一点,正好迎合当下邵平晞的需要。

她不需要过多的私人时间,她只想工作、工作、工作!如此一来,她便可暂且把烦人的私事抛诸脑后。

关上计算机,向助理May交代过几句话,邵平晞便快步离开办公室。

搭电梯来到公司一楼,疾步走出大楼,在路上张望了一下。

没空的出租车,怎么办?她没太多时间等了。一双好看的月眉,禁不住蹙了起来。

这时,一辆黑得发亮的房车,无声无息地朝她靠近。

很快便察觉到大房车的存在,邵平晞回过头。

房车的车窗缓缓下降,露出一张夺人心魂的男性脸孔。

“上车。”霍浚仁冷着一张俊脸。

没料到会遇见他,邵平晞把内心的讶然收好,顶出一张没啥表情的脸孔,以不输他的低温语调回道:

“下午我请了假。”

言下之意,现在,她不是霍氏的员工,不用听命于他。

“我知道,妳是要去聂思枫的婚礼吧!”

“我想,我没必要向你报告,我待会要去哪里。”话毕,她脚跟一旋,向前走去,拉开跟房车之间的距离。

事非必要,她也不想跟霍浚仁扯上任何关系!

他总是能轻而易举,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扰乱她平静无波的心湖。

她不会乖乖听话上车,早在霍浚仁意料之内。

他扬扬手,命司机以缓速开车跟在她身边。

“邵平晞,我猜,妳应该希望妳最要好的朋友,能顺利、圆满的完成她的婚礼吧?”不徐不疾的语音,却传递着无形的威胁。

邵平晞又不是傻瓜,他的威吓,她明白得很。

对啊!她怎么忘了,霍浚仁跟秦天君刚达成巨额的合作方案,后者举行世纪婚礼,他代表霍氏出席恭贺,也是很正常的。

换言之,他和她要去的地方,是一样的。如果,他在婚礼会场命人暗中搞破坏,那思枫的婚礼……

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下嫁心爱男人的这一天。她希望,思枫能有一个最完美、最令人羡慕的婚礼。

换个角度想,搭他的车去会场,她便不用烦恼,该怎么去的问题。

想到此,纤巧双足停了下来。

黑色大房车也在这一刻停下,后座的门卡一声打开。

上了车,挑了个和他距离最远的位置坐下来,邵平晞故意撇过头,避免眼角余光不小心把霍浚仁的影像收进视线里。

车子重新发动,朝郊外的盛大婚礼会场,疾驰而去。

后座两个人,不约而同的不发一言,一股沉重的气压,迅速注满整个车内。

过了十五分钟,情况依然。

邵平晞不禁觉得有点意外,上车时,她满以为霍浚仁威胁她上车,一定有什么计谋,可到了现在,什么都没发生。

不解的目光,情不自禁向霍浚仁飘过去。

“看什么?”眼睛没看着她,但霍浚仁却清楚知道——她在看他。

“……你为什么要叫我上车?”觉得没必要拐弯抹角,邵平晞坦言直问。

听罢,霍浚仁轻轻地勾起一抹笑痕,邪佞的双眸慢慢对上她的,“我想,我没必要向妳报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刻意模仿她之前说话的语法,令邵平晞为之一气。

转过头,不再看着他,精致的容颜不期然绷紧了起来。

“邵平晞,妳该不会打算,顶着这一张臭脸去参加聂思枫的婚礼吧!”他轻道,“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更别忘了妳伴娘的身分。”

“霍总请放心,”她扭过脸,朝他挤出一抹艳丽的笑容,“只有在面对你的时候,我才会露出这张难看的脸。”

霍浚仁眉一挑,勾唇一笑,“那不就是说,我在妳心目中,有很特别的位置吗?”

脑海有一秒的空白,邵平晞顿时语塞。

俊脸上的笑意,更为加深,“没想到,伶牙俐齿的邵平晞,也有无言以对的一天。”

邵平晞正想反驳回去,这时,黑色大房车停了下来。

“总裁,我们已经到了。”司机道。

“嗯。”霍浚仁应一声,打开车门,下车去。

邵平晞也立即下车。看了看表,满意的笑靥倏然绽放。

“坐他的车来,是对的。”她低喃出声。出租车一定没他的房车来得快。

抬起脸,看到霍浚仁已走远,邵平晞抿一抿唇,刻意漠视心里那一丝彷如被丢下的不快感,疾步往新娘准备室走去。

跟霍浚仁反方向而行的邵平晞,没注意到那个兀自走了开去的男人,曾经回过头看了看她。

=你为什么要叫我上车?=

她的声音,彷佛在他耳边回荡。

婚礼三点才开始,照道理,他不须一点便出发。事实上,他在出席婚礼前,是打算去别家公司签订合约的,可当他坐上房车,正想命司机开车时,却看到邵平晞由霍氏大楼走出来,视线,一瞬间凝固了。

邵平晞总能轻易的锁住他全部的目光和注视。

看到她想拦截出租车,但又不成功,霍浚仁不禁心生变更原来行程的计划,送她一程。他晓得,她身为伴娘,必须提早抵达婚礼会场。

这两个星期,他跟她,就只有靠公事联系着,这样的情况令霍浚仁觉得莫名的烦躁!

他想跟她有公事以外的接触、相处,而眼前,就有一个机会。

当邵平晞问,为什么他要叫她上车,剎那间,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发觉自己想得太多、太远,霍浚仁收回视线,直视前方,傲然大步走着。

喜欢冰山首席不好惹请大家收藏:(www.setxt.com)冰山首席不好惹txt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 -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 -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 - 简凡的全部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txt小说

猜你喜欢: 青春恋曲之有爱相伴我的alpha有双重人格你比北京美丽小棉袄[重生]请叫我总监我种了个老公猪小夏想要迈向幸福亲爱的匹诺曹重生女神归来:慕少,请矜持(重生)我暗恋你很久了我去封个神重生甜妻:狠会撩此情,若别经年大佬她想当咸鱼我想要你的信息素二世祖总在崩人设浮途原来我家徒四壁盛世宠婚:总裁家养小甜妻偏执薄爷又来偷心了攻略小社会一笙有喜女配又在祸害世界[快穿]我家捡了个男神重生之抱个金大腿天煞孤星
完本推荐: 超级太监全文阅读都市之万界至尊全文阅读电影世界体验卡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无限进化全文阅读寻妖全文阅读回到明朝当暴君全文阅读娇藏全文阅读鹰奴全文阅读盛世风华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想恋你呀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战国赵为王全文阅读无敌天下全文阅读花开若惜莫相离全文阅读太古至尊全文阅读云的抗日全文阅读魔物祭坛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钢铁苏联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催妆弃婿归来霸天武魂寒门宰相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锦医成凰玉宸金章大唐逍遥驸马爷我是女炮灰[快穿]从2012开始神话版三国茅山鬼王大恩以婚为报超维术士影后的嘴开过光汉世祖仙韵传她在司爷心尖撩火我真的在打篮球一人得道超神学院之异能者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影帝的诸天轮回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征服异界从游戏开始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冰山首席不好惹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冰山首席不好惹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冰山首席不好惹txt下载手机版 - 简凡的全部小说 - 冰山首席不好惹 txt小说移动版 - txt小说手机站